登高自卑。

我越发不敢同旧时的朋友们说话。前日一位小朋友二十岁生日,她对自己说“永不失了少年气”,是一位气志坚韧的小太阳。我先是记差了时候,没能祝愿得是时,甚至为自己开脱好几句,再是回想起她连日的不高兴,心里感到羞愧和难过。她对我是很认真的,她对朋友们都很好。如果不是这样友好又温柔的人,是很难包容我的吧。可我对她不大认真呢,像个讨人厌的大人,温和又敷衍她的牢骚,夜里说着说着我便疲得要睡。
我的还有一位小美人,小鸟,金丝雀,我喜爱的小姑娘。她是有数不清的爱恋,为这些个爱恋时好时坏。最初,我也听她说。她喜欢发来照片看,我是很爱她的长像的,有一种白玫瑰花的冷淡清秀。可我不过凡人,谁也不爱听一百回一百回什么曲,一万...

阿禾在园中长到十六岁,幼弱的四肢渐渐显出松枝一般康健的韧性。园中种种事物珍奇得好似无日月时序之分,这也使他始终持一副幼童的天真面貌,无瑕地活着。


1

皇帝真是美丽呜呜呜呜

1
 
1 / 8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